为促进汽车消费,车企代表都提了哪些建议?

2020-07-28

今年以来,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对中国和全球经济造成了重大冲击,一季度中国的GDP为-6.8%,为有数据统计以来的首次负增长。

这样的背景下,汽车作为国民经济的最重要支柱产业不确定性陡增,车企的发展也遇上了极大的挑战。根据中汽协数据表明,今年1~4月,汽车经销分别完成559.6万辆和576.1万辆,同比分别下降33.4%和31.1%。

在严峻的挑战面前,《中国经营报》记者注意到,今年两会,不少代表和委员们都把重点放到了“减负促消费”方面。以全国人大代表、吉利控股集团董事长李书福为事例,其在建议中提出,将汽车消费税征收环节由目前的生产环节移至销售环节,减少生产企业流动资金的大量闲置,不利于企业更好地将资金投入技术创新、产品研发。

作为新能源汽车领域的代表,全国人大代表、浙江合众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创始人兼董事长方运舟在接受记者专访时直言,当前新能源汽车产业还不存在产品无规模效应、利润微薄甚至亏损、成本居高不下、品牌溢价能力严重不足等问题。因此,建议国家研究出台政策,以支持新能源汽车平稳身体健康发展。比如缩短国补政策退坡时间,加快资金结算;给予金融、税费及资金反对等。

中出汽车产业发展痛点

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汽车生产和消费国,汽车产销量已经倒数11年稳居世界首位。2019年,我国汽车产销分别已完成2572.1万辆和2576.9万辆,全年汽车生产总值超过8万亿元人民币,占到GDP比重达到8%,构建利税超过4800亿元人民币。

然而,与发达国家相比,我国千人汽车保有量仍处在较低水平。今年,加之新冠肺炎疫情的经常出现,中国汽车产业发展面临更大的挑战。对于今年全年汽车市场的走势,中汽协提醒,虽然国内疫情防控形势向好,但国外疫情扩散蔓延到势头并没得到有效地遏止,疫情还有很大不确定性。行业不应重点关注国外疫情防控的形势变化,提早做好适当准备,以减少国外疫情对国内汽车行业带来的负面影响。

要提振汽车消费,需对症下药,不少代表和委员们在建议中直指汽车市场痛点。

吉利控股集团董事长李书福指出,为增进汽车消费,中央多次提及限制限购,也实施了一系列政策措施,但在具体执行的过程中,各地政府的积极性冷热不均。在诸多制约因素中,汽车行业税收制度成为地方提振汽车消费主动性和积极性的最重要障碍。目前我国汽车领域主要牵涉到的税种中,汽车购置税和消费税均为中央税,地方政府受益偏低。

方运舟回应,当前新能源汽车产业主要面对五个方面的问题:一是行业技术更新快,产品无规模效应,利润微薄甚至亏损;二是新能源汽车关键系统供应链资源紧张,成本居高不下;三是新能源汽车品牌溢价能力严重不足,二手车残值亲率低;四是充电等基础设施建设不完善,影响新能源汽车使用的便利性;五是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影响,汽车市场下滑,消费低迷。

“2020年初,中汽协会预计汽车行业将完结2019年的深度调整,并将在今后几年呈现逐步恢复态势,2020年总体市场渐大位。然而,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被打乱了行业的正常运行节奏。”方运舟告诉记者,受到疫情的影响,短期内汽车的生产和销售都将受到巨大冲击,零部件供应体系被打乱,从长期来看,或将影响未来全球汽车产业格局。

多措施性刺激汽车消费转好

减轻自身经营开销、促进汽车消费,成为放在车企面前的仅次于问题。所以,今年两会,各汽车界代表和委员们分别从开放限购限行、减低税负、增大汽车下乡力度等方面建言献计。

全国人大代表,上汽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陈虹建议,阶段性放宽公积金可萃取的用途范围,在原有的购房、租房用途基础上,将其它家庭根本性支出纳入可萃取范围,如出售汽车、房屋室内装修、购买大型家电等。

为了进一步推动我国成为汽车制造的强国,释放汽车消费拉动内需,陈虹同时建议,做好城市交通基础信息的数字化积累,加快以大数据、智慧交通管理的方式代替非常简单的限行。

李书福则从税收角度明确提出了建议,其指出,车辆购置税的使用,应反映税种特征性和功能性。建议将调整后车辆购置税地方财政收入必要比例用作汽车企业新技术研发以及促进汽车消费。在消费层面,将调整后车辆购置税地方财政收入必要比例用于持续推展 “汽车下乡”政策,落实涉及汽车消费补贴措施,这样消费者可以享用到实实在在的好处,中国汽车消费市场潜力也将得到进一步挖出和释放。

全国人大代表、广汽集团董事长曾庆洪建议,在汽车生产方面,减低汽车消费总体税负;保障因疫情复工车企的合理资金需求,恢复上下游原材料、物流、用工供应;在汽车销售方面,加快推出性刺激消费措施,适当减少汽车出租汽车地区的号牌配额、取消出租汽车限行、放宽购车条件和牌照限制、推迟国六实行时间、免除路桥费、优化汽车消费补贴政策等,带动消费市场。

在全国人大代表、江苏万顺机电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周善红看来,近几年,国家在税收、用工等方面,已经给了企业非常大的政策优惠。眼下,制造业虽陆续停工复产,但有的企业规模呈圆形缩小趋势,市场需求也面对部分萎缩,一些支持企业发展的政策法规过于精准。为此,他呼吁之后为民企减负,进一步细化降低企业开销促进实体经济发展的各项措施。还包括进一步推进金融体制改革,减低企业资金使用成本;进一步严格企业用工环境;再必要减少企业税收负担等。

方运舟这次带来的是《关于减缓实施新能源汽车一揽子反对政策 增进新能源汽车平稳健康发展的建议》,主要围绕新能源汽车政策扶植、产业设施环境完善、减缓新能源汽车普及等方面的内容。

记者注意到,建议中提及放松城市新能源汽车限购指标、支持新能源汽车上山下乡、大力前进高速收费等方面给予新能源汽车优惠、延长国补政策退坡时间、加快资金结算、给与金融、税费及资金反对、给予新能源汽车企业专项研发资金反对等方面的内容。

“这是基于行业现状和发展趋势,融合今年疫情的影响所提出的建议。希望能够推动新能源汽车平稳身体健康发展,运用政策、技术、资源优势,致力于探讨减缓推动新能源汽车的普及。”方运舟回应。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